Reflection by Polo Bourieau.jpg

Polo BOURIEAU 

關於藝術家

就自身專訓練和經驗、意願和能力,我集中創意以創作大型場域特定委託製作的雕塑重新點燃雕塑與建築之間的自然關係。我與建築師和地產發展商直接合作,為二十一世紀的新廣場創造巨型雕塑。
公共空間的巨大存在面對並創造對話。
它點燃了我們對探索生活空間的好奇心。
它與社區互動,有助於我們在定義集體回憶之前理解我們的個體概念。我被記憶和身份所吸引: 它們的建造方式,它們的運作方式以及它們所佔據在我們重建城市意圖的空間 。正是在這種背景下,我的目標是每次在國際流行文化和地方身份之間化解一個不可能的等式, 試圖以是一個有趣的方式找到建築和城市結構的連續性。

關於 REFLECTION

「......為什麼我們不能平靜地、耐心地審視自己的想法,認真仔細地徹底檢查看看這些在我們身上出現的到底是什麼呢?」

在這種感知/反思練習中,柏拉圖邀請我們更多地了解我們的根本質、目的和本體。畢竟,世界可能正是我們所造的。 它的建構方式和運作方式(或不運轉的方式)只是反映在我們身上。

然而,我不是哲學家,我只是一個雕塑家。 我通常會為特定的場域委託創作作品。 就如建築師一樣, 我深受建築的啟發為靈感來源,我的作品作為整體建築的一部分,因此有一個非常明確的目的地 。所以對我而言,是次在這展出「 Reflection」項目是一項新穎有趣的課題。

就雕塑和在其環境關係的興趣,我將這個概念發展到了另一個層次。我設計了一系列非常基本的人體輪廓,將這些輪廓組合在一起,然後描出一個人托著頭沈思的形象。這些形狀的實物由鏡面拋光不銹鋼製成。鏡面的效果反射了在其表面的光線,而雕塑就像這樣成為景觀的一部分,重新設計並消失在其中。 景觀每次界定另一個反射、另一個人和其他雕塑。 

這是概念。 這是雕塑。

然而,在這種反思的背景之下、二元性之下,討論需要引入另一種見解。

一雙優秀出色的攝影師之眼非常重要。

我一直很喜歡William Furniss 的作品,以及他如何將城市景觀反映的自身抽像摘取出來,或在海水中,或者僅僅以大量的雨滴。在這合作中我們自然達到了各自的願景。

這個項目代表了我們在身處當代香港海濱長廊的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