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隧道

朱德華

香港攝影師朱德華以其精湛的黑白作品而聞名。他的作品總是有一種疏離的感覺。《時光隧道》的標題是一個旅程的,是生命過渡旅程中的迷失與探索;影像處處都感受到陣陣欲言又止的隱喻。

碩大的金屬輸水管,是供應食用水的重要管道,這是一個現實的場景,也是一種符號,如維持生命的血脈。場景是 一處被金屬管道圍繞的空間,設定的畫面看不到出口;一個穿著華服卻纖弱蒼白的的女郎不尋常的出現,孤零零地放置在如此疏離的環境中,跟整個處境格格不入的安排,衍生出的是如四度空間的靈界面[1]

這是一場荒謬的處置安排,呈現出來的是一種不尋常的體驗。女郎的舉手投足如幽靈般的姿態,直托出失措的肢體不知如何投放,帶出怪異的錯位感;雖然是遠鏡的影像,卻隱約感覺到她表情的生澀, 對所在的處境不知如何自處及無法墮入的變扭狀態,演繹出的是一種低沉而細緻的寂寞。隨著是原來的孤獨、迷失、疏離感受凝聚得更強烈更深沉,作品的著眼點逐漸投向對處境和身份種種問題的思考。

而製作上的安排,是朱德華為這組作品特設的手法;黑白的處理將為原來粗劣的環境突顯出當中的粗糙感;卻以攝影史上高貴而極具收藏價值的白金印相法印製。畫面顆粒感之強,層次之豐富,讓畫質階調接近完美,只要看到原作,便能體驗這種印製技術的魅力。然後再在這精緻的畫面上,配上金箔和人手繪出亮麗的幾何圖形和線條;令原來低沉的調子跳脫到另一種層面。

而另一種特有的介入手法,是運用遠鏡頭的處理強調作品中疏離的調子,也是刻意拒絕對號入座的主觀投射。雖然這是一組系列作品,但每張作品各自獨立,不必互相關連,更不必需要上下起伏交待,重點在於當中的細膩; 我不其然想到 約翰·連儂的幾句話:「由結果來看,一切都算過得去。如果放不下,代表還沒走到盡頭。」

[1]英國著名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舉例指出,穿越時光隧道就是進入“4度空間”。至於時光機的關鍵點,霍金強調就是所謂的“4度空間”。 “4度空間”就在人類四周,只是小到肉眼很難看見,它們存在於空間與時間的裂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