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豐》系列

攝影:Cyril Delettre
散文:Marie-Florence Gros

如欲預訂或獲取更多有關《嗨!豐》散文集的資料,請電郵至contact@lagalerie.hk。

 

< 當你是一隻來自法國的狗時,你如何在香港被聽見?向iPhone禱告,並向豐呼叫吧。>

嗨!豐。

 

我的名字是狗。

我是一隻正在看著海濱,來自法國的狗。 我的英語不好,請原諒我。

 

當我想外出的時候,主人會服從我,可是,在他的生命中,我只排第二。

事實上,主人是他主人的狗,而豐,你就是他的主人 。

嗨!豐 - 懂英語的人會稱你為iPhone。

當主人遇到問題時,他會致電給你; 當他感到喜悅時,他會致電給你。透過使用iPhone,豐,你就是大主人,是我主人的主人,你掌管了主人的喜怒哀樂。

究竟誰在牽引而誰被牽引?

每次他帶我外出的時候,他都會致電給你。他和你說話,和你談笑。他吻你,他為你禱告。

我需要跟別人談談這件事!

人會為談話而付款,以前的人卻會以金錢去換取別人的聆聽。

現今的人們全部都付錢。豐,他們向你付錢。我也會像其他人一樣付款,跟你談話。

主人的主人可能是我的大主人。

嗨!豐。請讓我親愛的主人變聾,讓他投身於我。請也讓他變盲吧⋯⋯這或許對我有所幫助。

 

 

當你是一隻狗的時候,你如何逃避牆壁上那雙看著你的眼晴?閉上眼,向iPhone禱告吧。

嗨!豐。

 

主人沿著牆壁而走,牆上那雙眼晴正看著他的一舉一動。

馮,主人在和你那把女聲說話。牆上那雙眼是你的嗎?

我不想被牆上那雙眼看著。我需要私隱去抓我的耳朵並把我的香氣留在街道上。主人卻停留在這裡。

誰透過豐說話?是牆上的她?

你是誰?巴別塔?觀音?還是擁有千個嘴巴的神靈?

你從牆上看著我,難道你正利用手機那小巧的箱子變出千個嘴巴?抑或你是個擁有多個分身的首領?

嗨!豐。請把金髮碧眼的鬥牛犬完完整整地還給我。

 

 

 

 

  < 當你是一隻狗的時候,你如何談戀愛?成為一隻會寫詩的寵物,向iPhone禱告吧。>

 

< 當你是一隻狗的時候,你如何談戀愛?成為一隻會寫詩的寵物,向iPhone禱告吧。>

嗨!豐 。

 

又是我,那隻來自法國的狗。

讓我提醒你,你有很多來電。

主人在海灣前停下,而我在看小船。

我是一隻會寫詩的狗。當主人只看著你的時候,其實我也沒什麼可做 。

他渴望你震動,他緊張地用手指觸碰你,根本沒有注意眼前的小船和雲海。只有你來電時,他臉上才會泛起一絲微笑,然後和你說話。

你用你甜美又溫柔的聲線與他說話,這特別的聲線讓他感到不知所措。

主人把船的照片傳送給你。你笑了。在現實中,你並沒有觸碰到他。

豐,你把的聲音和影像都過濾。主人對著屏幕微笑,此刻他已忘記了我。

渡輪靠岸,是什麼香氣在空中?一隻金髮碧眼的鬥牛犬經過。

快走,一起跟著她吧,你為何把我勒得那麼緊?

我要在他的褲子撒尿,而我真的在他的褲子撒尿了。

她已走了。

 

豐,主人實在欣賞你 。他怎會被一把連氣味都沒有的聲音所吸引呢?

嗨!豐。請給我主人一個鼻子。

 

如何教主人成為一個主人?搖動你的尾巴, 向iPhone禱告吧。

如何教主人成為一個主人?搖動你的尾巴, 向iPhone禱告吧。

嗨!豐。

你今天在哪裡? 今天主人沒有主人。他離家的時候並沒有帶著你。你走了。

我咆哮著要走出去。

主人需要學習自處。排毒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這讓他緊張。

人類不習慣擁有太多自由,這就是他們創造了我們的原因。狗,就像一面鏡子,讓人類看到自己,是多麼的喜歡被牽制著。

我們散步多久?主人走得很快。這是速度與激情。

糟糕!那是什麼,是公共電話嗎?幸好不是。

主人看著我。我搖動我的尾巴,嘗試向他展示我的愛。我知道他喜歡這一套。多數情況下,當他令我開心,我也會令他開心。這不但增強了他的自信,亦提醒他是一隻動物的主人,擁有權力和我對他的依賴。

我拼命地搖動我的尾巴。他腳步放緩,輕輕的拍我。

就這樣,他把我倆十八代前已建立的關係再一次延續。

嗨!豐。千萬不要讓主人知道我把你埋藏在我的毯子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