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行》

返回

 

遊行五,香港,二零零九

80 x 100 厘米/ 120 x 150 厘米/ 150 x 190 厘米

 

遊行九(好奇的公安),京,二零一二

80 x 100 厘米/ 120 x 150 厘米/ 150 x 190 厘米

 

遊行十五(七十九),香港,二零一五

80 x 134 厘米/ 120 x 200 厘米/ 150 x 250 厘米

 

遊行十六(蘋果),香港,二零一五

80 x 145 厘米/ 120 x 218 厘米/ 150 x 272 厘米

 

藝術家自述

 

「多年來我的作品都是探討社會生態及存在價值的問題。

香港的遊行啟發了我創作「遊行」系列;我把個人的重覆代表整體社會的價值取向。所有「一樣的人」 都戴著墨鏡向著同一方向行進或站立遙望...... 「他們」的身分及拍攝所選擇的地點也提供了另一重意義。

當全球進入一體化的同時,人類的思維相對地單向化。我們開始失去了個性,失去了對周邊所發生的事件的個人想法,隨波遂流、人云亦云。對生活的價值觀漸變模糊.....

我創作的遊行系列受香港的遊行所啟發,香港的遊行是'世界級'的,人所共知。基於以上的想法,我們最後全變成了同一個人,在城市裡無意識地向同一方向遊盪或站立,表現出我們在世上存在的虛無。

作品裡所選擇的拍攝地點是經過細心考慮而決定的,如中環的舊天星碼頭(遊行5),當年香港人為了保留它曾在那裡抗爭;大公報總部(遊行1)、香港金融管理局辦公大樓(遊行4)、灣仔碼頭(遊行3),2005年世貿會議其間,韓國農民曾在那裡跳海示威、鳥巢及水立方(遊行78),2008年北京奧運體育場館地標性建築物、中央警署(遊行11),香港的代表性殖民地建築等曾在社會上產生過議題的地方或建築,再配上人物的衣著造型與拍攝地點產生關聯

2004年我完成了在德國斯圖加特Solitude藝術家留駐回港後便開始「遊行」系列的創作。我嘗試以觀念性的角度探討人類在城市生存的空間或意義。這系列我花了十年以上的時間去創作,每張作品由拍攝到完成最少需時2個月,制作時間很長所以產量很少,平均每年只生產一張作品。

我藉著此系列作品對觀眾提出問題,希望他們反思當下的生活狀態。

 

查詢價目表

 

製作花絮及訪問短片